内存游荡指南

作为一个病毒,我有自己特定要做的事情做,但是我有了意识,我就觉得我还可以顺便做一点别的事情。比如,看我能不能跑出去。
我的电脑用户每天只有白天才开机,每天晚上他关机了,我就必须回到硬盘上睡觉,而且醒不来,但是每天早上他开机的时候,一个叫注册表的胖子就过来把我叫醒,然后任我去搞什么破坏都行。但是只要注册表不叫我,我就醒不来。用户可能不知道我在搞破坏,要不为什么不阻止注册表来叫我呢,蠢死了。
一旦我醒过来了,我就飞也似的跑到内存里,而且死都不出去了。
这天,我开始寻找出去的方法,在内存里走一圈摸清底细是非常有必要的。我估摸了一下,身边有个150M的牌子,往0方这边走也就150M,要是往f方走还有362M呢,明天再去那边看看算了,这么一盘算便朝着0方走过去。我以前和一首诗聊过,那天那个文本文件刚好被放在我边上,他告诉我“去不到终点回到原点,享受那走不完的路”,他说他是诗,但后来留长头发的winamp告诉我他其实是一个歌词,不是诗,这个无知的家伙。现在想想他的话,还是有点道理,至少我现在特想马上就走到路的尽头,看看0点是什么样子。于是我一路啥也没看,就直朝那边跑过去。
跑啊跑,80M,70M,刚已经经过了60M的路牌,却被两个带蓝色帽子穿灰色衣服的人拦住了,说前方是禁区了,没有权限的不允许入内,说了半天好话都不行。我只好沮丧的往回走,没走多远,看见IE在那里晃悠,一天到晚都见到他,本来心情也不好,上前二话不说就想抓他打一顿,打够了我还不解气,随地抓起许多0、1往他嘴巴里面塞。被打了倒还没事,塞数据IE他一下子就慌了,马上求饶,说我给你件衣服,穿着它你就能进禁区了,说着就变出件衣服给我套上了,低头一看,胸前写着Ring1,真TM傻笔的一个标记。于是放过了IE又重回哨岗,这下那俩蓝帽子灰衣服的哥们没话说了,还敬礼。
到禁区里面张望了一阵,也没啥特别好看的阿,封闭个铞阿。看到一群哥们在那里排队,有几个人挂着LSASS,CSRSS,SERVICES,SVCHOST证件在指挥着,叫号,发优先级牌子,忙着呢,最后那个挂SVCHOST的我见过,去年有段时候我同事冲击波很嚣张,SVCHOST就被冲击波打得成天趴在地上,还不服气叫嚷重来一次重来一次,冲击波后来被赶走了又来了个兄弟叫震荡波,SVCHOST这哥们又被打了,估计确实是人品问题,后来他也就很少露面了。原来他是指挥别人排队的,没意思。
正要走,突然后面一阵骚动,TIMupdate.exe不排队了,拼了老命挤到队伍最前面,霸着不走,也不让别的任何人靠近通往CPU的路。妈的这还了得?大家吆喝喧天但是也拿他没办法,闹腾腾了半分钟,一个大爷模样的壮哥们跳出来了,他叫任务管理器,直接走到TIMupdate.exe面前,飞起一脚把他踢到硬盘上去了。整个世界清静了。对这种霸占CPU资源的人,就是要狠,妈的都不让人活了。
在禁区继续往前走,终于来到了0点,什么都没有,和前面也没什么区别,堆着些莫名其妙的数据,看起来像是我睡觉的地方的入口地图,不太清楚,管它的。
“去不到终点回到原点”果然是一句精辟的诗,现在我觉得到了这个地方还不如回到原来的地方,于是转头往回走。刚走过哨岗我特地当面把这马甲脱了下来,俩蓝帽子哨兵还傻愣愣的没啥反应,只认衣服的白痴。由于该期盼的东西没盼到,回去的路途我就开始留意风景了,风景虽然没什么好看的,我倒是发现有些平时见得少的人,比如qq,cuteftp等,偶尔跑到有些人身边挖洞,挖好以后在洞边竖一个牌子写个数字,然后把别人推到洞里,那人居然消失了,地上又恢复原状。我亲眼见到清纯美女.jpg被qq推到牌子为4000的洞里活埋了。真是骇人听闻,有机会找个人问问,自己可不敢接近这些人,IE似乎经常和他们混,下次找这小子问问好了。马不停蹄赶回家,身心疲惫地回硬盘上睡了。
第三天我才被注册表叫醒,干我们这行的,总担心没有明天。今天我该去f方了,有362M长呢。
刚上路就看见长头发的winamp在唱着两只蝴蝶,手里拿着个单子,解释说这是他等下要唱的歌。我一看,2002年的第一场雪,情人,当你孤单你会想起谁,狼爱上羊……这个没品位的,还艺术家呢。
别过winamp后突然看见一个比较大的房子,至少有50M大吧,少见阿,进去一看,我的生活照.jpg摊成大字状躺在地上,一个全身上下挂着很多镜子(后来知道专有名词叫滤镜),拿着很多支笔的人在他身上涂涂抹抹。我说我的生活照.jpg,你干嘛呢?他说别叫别叫,这是photoshop大师呢,在帮我美容,他很铞的。我在旁边观察了一下,摇了摇头,走了。
走着走着迎面走来一个俄国人,叫卡帕什么什么来着,忘了,脸上也没表情,看到我劈头就问你的脚部20个字节是不是1001010111000010111011……,你头部前4个字节是不是01111011100101011000……,然后二话不说就搜身看我有没有带刀子,我想起以前震荡波请我喝数据流的时候曾经告诉我病毒的职业道德就是不要说真话,于是我告诉卡帕某某我的头和脚不是那么长的,他见我也没刀子,就走了,道歉也没一个。这个神经。卡帕某某刚离开几分钟,我看到最近经常来玩的游乐园一片狼藉,我最喜欢玩的那个木马已经被砍得稀烂,气死我了,一定是那个俄国人干的好事,下次让我捉住了他,没得好死!敢跟我作对,不知道我是这台电脑里最聪明的人工智能么!!
心情顿时变得不好,“format,出来!”我生气的时候就喜欢使唤这小子,format小心翼翼的走出来,“去把我隔壁的E区铲平了!”format是个小个子,虽然被我使唤惯了,不过还是每次都会诚惶诚恐地问我“格式化E盘,yes or no?”往往这时候,我就稍微冷静了一点,我是一个理智的人工智能,可不能做得太过分,要不然让用户发现是我在搞鬼肯定叫那个俄国人不由分说把我给砍了。“No,你回去歇着吧。”format如释重负的跑了。
我还有任务呢,姑且收拾心情继续走吧。
走啊走,突然就进入了一个森林,还有好多奇怪的生物在走啊走,海龟在地上爬,石头在走路,……我觉得莫名其妙。绕过这些横行无忌的家伙,一步步往前挪去。刚走到一片开阔地,就看到一个穿袍子的大胡子,带着一群奇怪的拿斧头的生物,气势汹汹往前跑去,过一会儿就看见他们前进的方向上又是打雷阿又是闪电,还刮暴风雪。又过了一会儿,这群人数量少了一半浑身是伤狼狈的又从我身边跑回来了。有的还把斧头掉了……
丫的,都是些什么奇怪的东西啊,可惜这个森林好大阿,看起来似乎超过了100M,要走出去还得过那么一会儿。又走了一会儿,看到到处挂着些牌子写着War Craft 3,明白了,是IE经常念念有词的魔兽。
好不容易走出了魔兽的森林,吓死人了!离f点只有50M了,终于快到了。
可是这一路怎么什么都没有了,路都是用0铺成的,一个1的碎石头都没有。以前听内存整理先生说过,他总是把空的东西挪到后面去了,看来是真的,后面这一段啥都没有。在孤独中我前行。远远的我看到前方有一个蓝色的小点,那,就是尽头了吗?
终于走到了f点,那个蓝色小点,原来是一个人,戴着蓝色的帽子,穿着灰衣服,怎么又是这幅装扮!这个人静静的站在这里,手中举着一块牌子“Memory overflow”我想把头伸到f点外沿观望一下,他手中的牌子马上便敲到我头上来,无奈,这便是终点了。
看来往两边走都没有什么出路,生活多没意思阿!我想我大概就这么消沉下去了吧,以后别人想起我,只会提到“那个颓废的病毒”,唉,在局限的环境中,有着过于高远的视界和非凡的思想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做病毒的做到我这个份上,也算是极品了。
生活这样平静的又过了一个星期。这天百无聊赖的和realplay聊电影,他说起寻宝类型的电影很流行,正好IE慢吞吞的走过来,我顿时想起被活埋的那几个文件,于是扯过IE问他qq和cuteFTP这几个家伙是干什么的,怎么有人就这么被推到洞里去了。
IE说他们不是被活埋了,他们是下去了,然后被送走了,到别的电脑上去了,qq人很好,不是干坏事。
一听到“别的电脑”我脑海一震,这不就是我在尝试找的吗!慢着,“下去?下到哪里去?地板下有地下室?”
“是啊,不过不是地下室,地板下面是主板阿,主板上有bus可以坐,有一路是开到网卡的。”
还有这种地方?我以前怎么没听说过,看来作为一个病毒,我还是过于孤独了一点,没怎么收集信息。“网卡干嘛的?把你送到别的电脑上去?怎么送?”
“网卡自然有他的一套办法,他把你的胳膊手阿脚阿拆了,打成邮包,然后一包一包地扔到一根管子里,管子很长,路上有路由工作人员把你检查一遍然后继续送到正确的方向上去,然后你就到了另一个电脑。那边的网卡又把邮包拆开把你装起来。他们网卡很牛,把你拆开了还能再装上,不像我们,弄坏了就坏掉了。”
哦,原来是这么回事,看来有出去的办法了,我得开始盘算了……“那我能够被送出去吗?”
“他们那些挖洞的都是听电脑用户的话,你要被批准了才行。”
Cao,见过有病毒申请去传送的吗,白痴。看来我得自己想办法。“你和qq熟吗?”
IE一脸迷惑,“还行啊,怎么?”
“能不能把他带过来阿?想认识认识。”
过了一会儿,一个长得像企鹅的人被IE拉着过来了,一看他那空洞的眼神和企鹅的身材,我知道,又是个好欺负的家伙。
“能不能把我送出去阿?”我问道。
“不、不行啊,你有准许证吗?”
“没有,但是我要出去,你把我带出去吧!”我逼近了一步,作高大状,并且露出我手臂上的肌肉代码。
“不……好……好吧……,你不要告诉别人啊。”
这么简单就被制服了阿,果然是个笨企鹅,我暗笑。qq开始挖洞,几分钟就挖好了,然后又竖个牌子4000,望着我,用眼神和手势告诉我可以进去了。我纵身一跳,阿,自由,我来了。
下落了几秒钟我就到了主板上,果然这里到处是Bus,还有电线和高大的发电厂。qq扔下来一个纸条给我,写着“发送xxx到15442157脸皮”。拿着纸条,我找到开往4000号码头的Bus,前往网卡。接下来的事情就很简单了,我被切成了大概10块,每块64k重,装到了10个邮包里被扔到了管子里,一路什么都不知道,等我到了以后已经在另一个4000号码头了,又再坐公共汽车直到看见另一个企鹅人来接我,这个企鹅人和我电脑上那个差不多,不过多戴了一个红帽子,他自称是新年特别版qq,还是挺傻的。
圣诞qq把我带到了内存里,我又见到了好多新朋友,开始了崭新的生活。更重要的是,以后我想去哪里就可以去哪里了,只要威胁一下脾气好又胆小怕事的qq。啊,我梦寐以求的自由生活!
这个15442157脸皮电脑里有个人叫VC++的帅哥,名字很有趣,明天去拜会他好了,就这么决定了。(完)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